新闻热线:0791-86847179
      
投稿邮箱:fazhijxw@126.com
      
法治江西网LOGO
 
首页  权威发布  法治动态
专题  高层声音  法治访谈
普法教育  法治文化  法治大讲堂
法律服务  法规查询  普法多媒体
科学立法  公平正义  守法诚信
法治政府  平安创建  法治社会
南昌 | 景德镇 | 萍乡 | 九江 | 新余 | 鹰潭 | 赣州 | 宜春 | 上饶 | 吉安 | 抚州

您当前的位置 : 法治江西网  >  法治人物

邹思良:调解纠纷50年无一错案

袁州区山林权属争议调处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被誉“最牛专家”,调解扎实公正

2018-05-28 12:20:00    编辑:黄婉琼    新闻热线:0791-86847179

  法治江西网讯 “‘邹大炮’认为正确的,不管对方是谁,他都会坚持自己的看法!”

  “‘邹大炮’对业务范围内的政策法规随口就能说出来!”

  记者在很多场合听说过宜春袁州区有位“邹大炮”,调处山林权属争议很有一套,经他调处的争议案没有一件是错的。

  正因为这样,退休后的“邹大炮”还被袁州区政府返聘,担任袁州区山林权属争议调处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,这一干又是10年。

  “邹大炮”名叫邹思良,当记者向他提出采访要求时,他犹豫了很久,说:“做了一辈子的事,我还真不知道怎样说。要不,你就跟我几天,看我怎么调解吧。”

邹思良(左三)调解荒山之争

  三村小组争荒山

  “现在政府要修路,大家必须得让!谁不同意、谁阻工,法不留情!”“我建议吃了中饭以后,大家去‘岩头’当面对质”

  “岩头”是袁州区湖田镇坪田村的一座荒山,世代默默无闻,最近因政府征用而“身价陡涨”。周边的上刘组、斫州组和新屋组因此展开了一场“争山”大战。

  当地政府多次组织调解无果,以至工程受阻。

  5月6日,当地政府再次召集三个村小组代表在坪田村部进行调解。新法制报记者跟随邹思良提前进入坪田村部二楼会议室。邹思良在靠墙角的地方坐了下来。

  “今天是第三次召集大家坐在一起调解了,说来说去也就是为了几个钱,大家都是本乡本土的,能不能都让一下?”村委会主任说。

  “这不是钱的问题,我们争的是山林权。”村主任的开场白大家不买账。

  斫州组方组长说以前“岩头”有座油榨坊,这个油榨坊三个组都有份,所以“岩头”也有斫州组的一份;新屋组刘组长说一直以来山龙为界都属于新屋组的;而上刘组说横路以下都是他们组的,还拿出了林权证,80岁的老组长还站起来作证。

  三个组凭着自己掌握的证据打起了“口水仗”,争吵到12点了还是一团乱麻。最后,三个组都说要回去开群众大会表决。 “‘岩头’是一座荒山,大家也没有付出,纯粹是大自然的赠与。现在政府要修路,大家必须得让。谁不同意、谁阻工,法不留情。”一直没说话的邹思良用手指连敲三下桌子,“我建议吃了中饭以后,大家去‘岩头’当面对质.”

  “我没有发生过一起错案”

  该案历经乡、区、市三级人民政府和区、市、省、国家四级人民法院以及省政法委组织专家评查、最高人民法院到宜春开庭听证后,最终维持了《处理决定》

  “我听很多人说你又叫‘邹大炮’,这绰号是怎么来的?”午饭后,记者见邹思良精神不错,就跟他聊了起来。

  “那是我23岁那年,单位上开大会,我当场大声反对领导的意见。领导就叫我‘邹大炮’。”邹思良哈哈笑起来,说“邹大炮”叫了几十年了,袁州区政府机关的人都知道。

  “大家说你是调解山林权属纠纷的专家,你自己认可吗?”

  “我跟山林权属争议打了50年交道,处理过上千起林权纠纷,至今没有发生过一起错案。2013年江西省人大、省林业厅组织专家修订《江西省山林权属争议调解处理办法》,我是专家之一。”邹思良还兴致勃勃地说起他最得意的一起山林权属争议案。

  新坊镇花桥村“丫山屋背竹山”下蕴藏着优质的“高岭土”(俗称“瓷土”),为争夺该山,新村组、茶店组及另外4户村民凭着各自的“土地证”、“林权使用证”、“林权使用证存根”展开争夺,并引发冲突。

  邹思良率领调解小组在遍访村民、实地勘察、查找档案后,作出了《处理决定》。但三方并不认同该决定,向政府和法院提出行政复议和诉讼。

  该案历经乡、区、市三级人民政府和区、市、省、国家四级人民法院以及省委政法委组织专家评查、最高人民法院到宜春开庭听证后,最终维持了《处理决定》。 “这是一起长达十年之久、惊动了最高法,是袁州区前所未有的山林权属争议案。”

  “我就是最牛的专家”

  “‘岩头’长满了杂草杂树,你们三个组各自按自己的依据,用刀砍出自己组上的四至。”邹思良指着“岩头”说

  “岩头”是一座孤立的小山,表面长满了茅草与杂树。

  面对着“岩头”,大家为横路、倒塌的油榨坊和山龙的具体位置展开激辩,因为大家对于这三点的理解千差万别:横路有上中下左右好几条,以哪一条为准?倒塌的油榨坊地址是哪个组的?山龙也有好几条,林权证上标注的又是哪条?

  很多围观的村民也纷纷发表意见,说自己小时候就在山上砍柴放牛,从来没有人管,以此证明山是他们的,分歧越来越大,难以收场。

  “今天搞不成了,必须要有专家说了才算。”上刘组的刘会计说。他的这一说法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,纷纷嚷着:“要请专家!要请专家!”

  “我就是专家。而且还是最牛的专家,我做了50年的山林权属纠纷调解,没有一个错的。你们说,我算不算专家?!”一直很少开口说话的邹思良突然大声说道。

  “你说你是专家,那今天这事你怎么断?”斫州组组长方青平问。

  “‘岩头’长满了杂草杂树,你们三个组各自按自己的依据,用刀砍出自己组上的四至。”邹思良指着“岩头”说,“砍得出来,另外的两组又没有意见的,就是对的!砍得出来的,得一半,砍不出来的得另一半的二分之一。大家有没有意见?没意见就这么定!”大家沉默一阵后,都说这个方法好,就按邹思良说的做。

  “官不大名声不小”

  “他不仅对林改政策十分熟悉,而且对区情民情很了解,处理纠纷往往一下子就能击中要害、找准‘牛鼻子’”

  从坪田回来后,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,邹思良真的“官不大名声不小”。

  “吃得苦,为了搞准界志,好热的天,他爬到山上好几次!”新坊镇花桥村庙下组黄启良组长说,十几年前邹思良为他们调解过林权纠纷,“因为他为人公道、说话耿直,我们双方都满意调解结果。”

  “老邹是我真心钦佩的一个人,他作风扎实、为人正派,处理问题始终站在公正的角度,从不徇私情。他不仅对林改政策十分熟悉,而且对区情民情很了解,处理纠纷往往一下子就能击中要害、找准‘牛鼻子’。”因工作关系与邹思良打过十几年交道的西村镇镇长钟学锋说,“山林权属纠纷关乎一方稳定,应当说,邹思良在这方面付出了几十年的努力。”

  “邹思良性格比较直,处理林权纠纷据事实按法规、原则性很强,只要他认为是对的,不管什么领导说什么,他也不会改变。”袁州区行政服务中心纪检原组长胡炜告诉记者,“他敢说话敢放炮。这样的人在袁州区找不出第二个。” “邹思良担任过28年区森林公安局副局长,长期与林权纠纷打交道,经验十分丰富,所以区政府在他60岁退休那年还返聘他担任林权纠纷调处办的副主任。”袁州区林业局原局长袁冬说,邹思良还能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跟村民调解,“工作上对自己十分严格,但他个人的生活却十分简朴。”

  文/图 记者李光明 周均国

  来源:(法治江西网)
相关新闻

热点专题

网站声明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上投稿 | 隐私声明

地址:南昌市红谷中大道1326号 联系电话:0791-86847386
备案号:赣ICP备15001586号 技术支持:中国江西网
法治江西网 版权所有 承办单位:新法制报社